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炒鞋”紅人涉600萬詐騙案被拘,一雙球鞋背后有多少陷阱?

2019-11-13 18:31  來源:中央廣電總臺中國之聲微信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如果您買的什么理財產品收益能到4%、5%,這就相當不錯;如果什么理財產品號稱收益百分之十幾,這就要十分警惕;而如果某個產品說它的收益能達到1000%,也就是10倍,那大家都會直接拿它當騙子。但實際上,這樣的交易其實并不是什么新鮮事。這個“騙子產品”,就是球鞋。一雙官方售價一千多的球鞋,放到網上輕輕松松就能賣到一萬多,超高的利潤,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其中。

近日,江蘇鎮江警方破獲的一起涉案金額高達600萬元的“炒鞋”詐騙案就讓我們看到,只要我們把“鞋”這個名詞換一下,比如換成“貸款”去類比理解,就會發現“炒鞋”的過程居然和一些金融詐騙案件高度類似,居然也存在“龐氏騙局”“擊鼓傳花”甚至“爆雷”的情況。一雙球鞋的背后究竟有多少陷阱?

100多萬的鞋款卻沒有收到鞋

其實是靠“期鞋”圈錢

秦先生在江蘇南京經營一家洗鞋店,因為自己愛好球鞋,此前他做球鞋買賣的生意。今年二、三月份,有客戶在“閑魚”上聯系他買球鞋。

秦先生:“就說想買我的東西,他就加了我的微信,再直接給我轉賬買東西。一個陌生人加了你微信給你還價的方式就是,比如說我這東西賣1萬,他直接給我轉9000。而且他一下轉了好幾個,他還價的方式就是直接轉賬。而且當時(鞋)上了1萬,因為他出的價格,我覺得比較低,然后退給他了,當時我們就認識了。”

這名姓殷的男子經常在自己朋友圈曬購買的奢侈品、豪車,甚至一次性從某球鞋交易平臺上花100萬拍了十雙鞋,據秦先生說,殷某就此在炒鞋圈有了一定名氣。

秦先生:他一開始找我拿貨的,我這邊也拿了幾十萬的貨了,七八十萬的貨。

記者:結貨款是很準時的那種嗎?

秦先生:一開始拿現貨就是我給他發貨,他先給我打,一次打了20萬,一次打了50萬,就確實是真給錢了。然后見了一面,他坐的是勞斯萊斯,穿著什么都還是比較有錢的。

建立初步信任后,秦先生也開始跟殷某訂鞋。

秦先生:“現貨都比較準時,我之前拿的現貨,現貨是有的,肯定沒問題,期貨出問題了,他4月份拿的,7月份就發不出貨。”

100多萬的鞋款,沒有收到鞋,跟秦先生有同樣遭遇的人,還有四十多位。今年8月份,陸續有人前往江蘇鎮江丹徒區公安局城區派出所報案。派出所民警魏彪介紹:殷某基本靠“期鞋”圈錢。

民警魏彪:“他們發賣的鞋子都是一些阿迪、耐克、AJ的限量款鞋子,本來貨源就比較緊張,當時很多人想買,這些人就說他們在國外有貨源,運到中國報關之類的要等2到3個月,最先是這種概念,后來他們以這個名義在網上發布這些清單,說自己搞到貨源。”

球鞋脫離“穿”的功能

更像金融產品或者“賭博”

秦先生說,到這樣一個階段,球鞋實際就脫離了“穿”的功能,更像是一個金融產品或者一場“賭博”。

秦先生:“期貨有這樣玩的,一個月,鞋的市場價3000,一個月到貨2500。其實過了一個月之后,可能市場價真的2500,因為這鞋子可能2500都不到2000都有可能,別人就是空放。這個鞋3000,放一個月5000,商家不可能發出來的,他放了一百雙就貼20萬。”

記者:他是賭這個鞋子。買家3000給你買的,你三個月發貨的時候鞋子已經變成5000,其實你是賠了2000塊錢的。

秦先生:對!

派出所民警魏彪說,實際上犯罪嫌疑人殷某甚至連穩定的貨源都沒有。

民警魏彪:“其實殷某沒有穩定的貨源,他接到這單,他也是在網上去搜這些鞋子。有些時候他為了維持自己的信譽,因為他手上有錢了,有別的客戶錢,他有些都是高價收的鞋子來賠給客戶。”

打造富豪人設、高價賠付,相信殷某的下家越來越多。

民警魏彪:“有些下家在殷某這邊訂了鞋子之后,把殷某的清單發到他自己的一個圈子里面,自己的一些下線也找他訂鞋,把錢打給他打,讓他把錢打給殷某,他從中也是賺錢。因為它發給他下家的價錢,肯定是比殷某的要高一點。人家只要是有訂單,不管多少殷某都接,其實他沒有穩定貨源。”

雪球越滾越大,今年7月,約600萬元的訂單發不出貨,不少受害人到鎮江找殷某,但殷某拒不見面。

炒鞋“爆雷”的案子

今年已發生多起

類似炒鞋“爆雷”的案子,今年已經發生過多起。秦先生說,從最開始自己喜歡玩鞋到如今,球鞋市場已經有些瘋狂:

秦先生:“很多人玩,一開始就是正常的為了穿。為什么搞期貨?因為鞋子確實挺貴的,我們不喜歡,但是能拿到比較便宜的價格,然后賣掉。現在就不是這樣的,現在我想通過鞋賺錢,但是說實話,這個風險比較大,鞋子它波動太大了。我認識好多人,手上存貨百八十萬的存貨,每個月固定虧五到八萬,它虧損主要是鞋掉價,你賣不出價格。”

一雙千元球鞋,不具備稀缺性又非紀念款,被炒到幾倍的價格,本身就是不正常的事。

秦先生:“低于市場價太多的就不要碰了,因為對于市場價的鞋球鞋販子自己會拿的,不會給別人的。他們就是感覺期貨價格特別低,他們就買期貨,其實鞋基本上就沒有的,要么就是別人提前知道貨量或者鞋很丑,可能會跌。”

在層級銷售的體系中,中下層的賣家于是就成為這場“擊鼓傳花”游戲中的接盤者。派出所民警魏彪提示:特別是年輕人,不要輕信一夜暴富的餡餅。

民警魏彪:“這些鞋子他們基本上也沒人穿的,不會買這么多,他們鞋子還是在他們這個圈子以內,也賣不到別人,圈子內不停地流通,就是擊鼓傳花一樣的。這個誰接到最后一手,肯定是有人要付出,要受損的。這就是一種金融游戲。炒鞋圈基本上都是95后00后,就覺得來錢快、來錢輕松,動動手指頭就能賺錢了。但是我們要提醒的就是這些青年朋友,鞋子它有它實際的價值,熱度一過,這個東西都是有損害的,還會引發各種犯罪行為。”

1636年,荷蘭郁金香價格漲幅達到駭人聽聞的5900%。次年,郁金香價格暴跌直接引發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金融危機。所以,不管是炒鞋還是炒郁金香,亦或是炒幣、炒盲盒,具體炒的這樣東西是什么并不重要,它只是個形式,我們必須看到的是這種形式背后的金融陷阱。

“炒鞋”行業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值得警惕。而比起炒名義上的金融產品,炒鞋、炒盲盒披著所謂趣味性和興趣愛好的外衣,更容易吸引不具備金融知識的年輕人甚至未成年人,危害程度更大。當年輕人無法分辨其中的陷阱時,監管部門不能只認為這是一雙鞋而忽視了它的金融本質,必須把炒鞋熱潮中的金融風險扼殺在萌芽狀態。

相關報道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依法對馮全兵決定逮捕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馮全兵作出逮捕決定。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暖心!他決定撤訴,只因被告是武漢的企業:抗...

2月10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劉喬發接到一名原告打來的電話,電話那端是來自廣西百色的許某。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們并肩戰斗也是一種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護著萬家團圓。

2019年时时彩20分钟开一期吗 手机棋牌捕鱼游戏价格 江苏十一选五推荐号 赚钱的网络游戏 内蒙古快3号码和值表 极速赛车比赛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五分彩万位五码计划投注必胜法 闲来贵州麻将手机版 棋牌娱乐下载 好运快三技巧 官方10分赛车网 股票交易规则详解 重庆麻将技巧图解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中奖规则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 秒速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