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在這里,他們讓證據“開口說話”

2019-11-13 16:35  來源:天津市委政法委 天津市公安局刑偵總隊  責任編輯:付靜宜
字號  分享至:
    原標題:走進天津刑科所——讓證據“說話”

洛卡爾物質交換定律告訴我們,只要進出犯罪現場,就會發生犯罪人與案發現場之間的物質交換,甚至空氣、光、聲音、氣味……都有可能藏著至關重要的線索。而刑事科學技術的應用,就是讓證據說話,還原犯罪過程,指向犯罪嫌疑人。

在天津的西郊有一個占地面積很大的“科技城”,叫它“城”,是因為這里分布著許多高低不同的小樓。至于科技感,就隱藏在這些大大小小的樓里。

從外面看,這里的建筑跟“科技城”實在是有點搭不上邊,外墻斑駁,窗戶老舊,一圈不高的圍墻擋不住從旁邊海鮮市場飄來的陣陣魚腥味。而就在這里,卻有著天津乃至全國頂尖的刑事科學技術以及技術背后的“元老級”專家。

小編前不久有幸走進這座神秘感和科技感滿滿的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探尋在這里發生的故事與變革。

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人民警察接收了舊警察系統部分刑事技術工作,當時只有初級的手印管理、法醫檢驗和文件檢驗。1991年6月10日,天津市公安局五處技術科改建為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內設五個單位:綜合辦公室、法醫室、痕檢室、理化室以及照錄像室。

九十年代以來,隨著我國經濟和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天津刑事科學技術工作逐步發展為涵蓋照錄像、痕跡、指紋、文檢、電子物證、法醫物證、生物物證檢驗、法醫活體檢驗、理化、毒化、搜排爆、警犬偵訓等多學科、多門類、多手段,適應新形勢的應用科學技術體系。

現場勘查箱——從“老三樣”到百寶箱

刑事案件現場勘查,是非常專業的技術活,也是又苦又累的體力活。老一輩的刑偵專家常說:“現場勘查要蹲下來、趴下去”,講的就是勘查員在現場的工作狀態。

有一年,天津某單位發生一起盜竊案,卻沒丟什么值錢的東西。張波到現場勘查后發現,單位二樓走廊盡頭兩側的辦公室門均有被撬的痕跡,一邊被撬開了,另一邊卻沒撬開,而疑點就存在于被撬開的一邊。當將門合掩時,恰好看不到撬痕,而門打開后,地面上卻散落著稀碎的木屑,這說明什么?經過其他證據的佐證,驗證了張波的猜想,門是用鑰匙和平打開的,撬痕則是用來偽裝盜竊現場。很快,案件的偵破就有了方向。

我們與真相的距離究竟有多遠,其實就在這細微之處的觀察和邏輯嚴謹的分析中,越來越近。

痕跡檢驗室張波介紹說,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他們出門辦案主要靠“雙腿和雙輪”,雙輪指的就是自行車,僅有的幾輛吉普車和摩托車,只有在大案要案的時候才會使用。那時候,他們去現場勘查,背的勘查箱里放的是老三樣:放大鏡、化學試劑和一個手電筒。

痕跡檢驗室張波保存的老勘查箱,內含物品不全。

當年,張波勘查箱里的手電筒已經算是比較豪華的裝備了,但普通手電筒的燈光并不能滿足現場勘查的需要,“很多痕跡在普通光線照射下是沒法顯現出來的。”

新老勘查箱對比

現在,裝進勘查箱里的“寶貝”琳瑯滿目,現場照明用的設備也多,這樣“標配”下來,一個勘查箱大約重20斤左右。

新勘查箱內部的“豪華配置”

照相錄像檢驗室——不是按快門那么簡單

現場的刑事照錄相技術員有點像攝影師,他們的重要裝備就是相機。但與攝影師不同的是,他們要拍攝的是“看不見的東西”。

那一年,南開區某泵站發生搶劫案,現場發現了印在鐵罐上的指紋,但提取起來比較困難。于是,通過利用特殊光線照相消除了背景影響,得到清晰的指紋照片,經翻查比對,順利將案犯查獲。

從警36年的張景濤,不僅在現場拍照取證時有著豐富的照錄像經驗,在對影像資料的同一性鑒定方面也十分地專業。是偽造?還是有意截取某片段?這些伎倆都瞞不過這位老刑警。

現在,手里的家伙早已由原來的膠片攝影改為了數碼照相,可對于張景濤來說,照錄像絕不是按按快門那么簡單。“現勘影像記錄是還原現場的模擬再現,每個照片、每段錄像都要環環相扣,這樣提供的證據才毋庸置疑。”

解剖室——卻不僅僅在解剖室

現場,痕檢技術員的好搭檔是:刑事照錄相、法醫。

以前,法醫出現場,身上都背著一個20多斤重的大箱子,里面裝著大大小小的器械,柳葉刀就是被大眾所熟知的工具之一。

當時,很多地方沒有專門的解剖室。命案一發,法醫就在現場開始解剖,痕檢技術員就給搭檔“打下手”,幫著遞器械。

2000年3月8日,法醫室擁有了獨立的解剖樓,內設解剖室三間、病理實驗室三間、病理診斷室、勘查設備準備室等,尸庫存尸量可達90具,辦公環境、工作條件明顯改善。

而在曾經解剖過幾千具尸體的老法醫楊振來眼中,解剖室僅僅是法醫的一個工作臺。

37年前,楊振來從天津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畢業,來到天津市公安局從事法醫工作。多年的知識積淀和豐富的實戰經驗,讓他逐漸意識到,作為一名法醫,最高境界是對犯罪嫌疑人的刻畫,為案件的偵破指明方向。

楊振來回憶道,那是一年深秋,一位老太太慘死在家中。對尸體做完勘驗后,楊振來沒有離開,他環顧四周,在房間內一盞壁燈的拉繩處,發現了幾粒小米粒大小的血跡。為什么此處會有這樣形狀的血跡呢?楊振來分析,這應該是犯罪嫌疑人將老太太殺害后,想開燈翻找財物,結果無意間將袖子上的血沾到了墻上。

這血,是老太太的血。

案發過程,在楊振來的腦海中一步步還原,漸漸清晰,直逼真相。當兇器狠狠扎向這位老人時,她的血噴濺而出,順著嫌疑人用力的反方向,濺到了嫌疑人的袖子上。因為嫌疑人穿的上衣不吸水,所以血沾到墻上時,呈現的是小米粒狀,而不是成片的血跡,那天嫌疑人穿的應該是皮衣。再通過偵查實驗以及犯罪現場的其他細節得出,這名嫌疑人身高一米七左右,和平進入現場,熟人作案。

很快,犯罪嫌疑人身份得到了確定。是老人的一個親戚,游手好閑的青年人為了一點錢財的臨時起意。

親情,對于將靈魂出賣給魔鬼的人來說,是如此地不屑一顧、不堪一擊,而你儂我儂的愛情,在魔鬼的爪牙下也終將會和著血,被吞噬殆盡。

有一天,一個全身濕透的男子跑到派出所報警稱,他和女友不小心雙雙落水,他拼盡了全力去救,也沒能把女友救上來。情況危急,民警立即趕往現場,卻發現該女子已沒了呼吸。當大家都以為這是一場意外時,楊振來只看了一眼尸體就斷定“這是謀殺!”現場民警驚詫不已,連忙問是怎么看出來的。楊振來說道:“你看她鞋底,那么干凈,連淤泥都沒有。如果是不小心溺水,一定會有掙扎,在這么臟的河溝里,鞋底怎么會這么干凈呢?”經進一步尸檢,果然在該女子的頸部發現一圈淺淺的掐痕。

案件破了,因為感情糾葛,這個報警的男子將女友掐暈后,丟到了河中,又自作聰明偽造出溺水身亡的假象。法醫這個工作,就像一本本推理小說的復刻——在千頭萬緒中,找準關鍵點,直擊犯罪嫌疑人設下迷局的要害。

指紋——“人體身份證”

1988年至2002年,犯罪嫌疑人高某在甘肅省白銀市及內蒙古包頭市連續強奸殘殺女性11人,作案跨度14年,偵破跨度28年。這一震驚全國的”白銀系列殺人案“被稱為“世紀懸案”。

幸運的是現場勘查做的比較細,11起案子中,絕大多數都提取到了關鍵物證,比如指紋和生物檢材。而嫌疑人的生物檢材在當時DNA數據庫內無一比中,現有條件下,做指紋比對就成了不二之選。

28年來,為偵破這起“世紀懸案”,采集的指紋達23萬枚,面對如此數量龐大的指紋,有能力做比對的專家在全國卻沒有多少。從事指紋檢驗工作的張曉戈,當年就是這些為數不多專家中的一員。

據他回憶,當時他們將指紋做成一張張一只手大小的卡片,再把卡片整合起來做成冊子,保存在“指紋庫”中。指紋的差別就在纖毫之間,靠人眼,拿著放大鏡一點點的看。他要比對指紋,就要跑到“指紋庫”,一邊看小卡片,一邊和邊上的那些冊子比對。而那些冊子,就是如今“指紋庫”的“鼻祖”。

1996年,天津指紋自動識別系統開始建庫,而后不斷優化升級,現庫內指紋數已達一百五十萬,在全國處于領先地位。現在,指紋識別系統的算法越來越精細,識別精度也在不斷提高,通過指紋比對,先后破獲了多起大案要案。

而在從事這項工作已經35年的張曉戈眼中,這項工作帶給他的成就感不是參加了什么大案要案,也不是獲得了什么榮譽,而是辦案兄弟們只要知道是他看過的指紋,大家都放心。這也許就是一位技術警察對自己的要求,大家的信任是對個人能力的最高肯定。

DNA——儀器下的理性分析

隨著科技的進步,DNA鑒定技術靈敏度不斷提高,極其微量的生物物證中也能檢出有效的DNA分型,通過DNA數據庫比對可以在茫茫人海中精準鎖定犯罪嫌疑人,找到失散多年的親屬,為偵查破案提供強有力的支持支撐。

2015年年初,北辰區發生一起殺人案,董某在家中被殺害,現金1000元和死者手機也同時丟失。現場種種跡象均指向死者丈夫,而死者丈夫也說是自己作的案。案件似乎已經定了性,可就在這時,DNA檢驗人員在死者的指甲拭子、上衣紐扣等微量物證上檢出一男性DNA,錄入全國DNA數據庫應用系統后,立即比中犯罪嫌疑人姚某,同時排除了死者丈夫的嫌疑。

為了偷點東西,犯罪嫌疑人姚某翻墻進入被害人家中,被發現后害怕事情暴露,便索性將被害人掐死,而死者丈夫又因痛失妻子,不想獨活于世,以為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結束生命。正義與真相,在DNA檢驗技術下得以彰顯,而人最脆弱的情感卻無法用技術來寬慰。惡有千萬種形態,殺人的,總是對生命極端冷漠,對他人,也對自己。

在做DNA檢驗時,技術人員不能被案情左右。于是,在精密的檢測設備下,這些主觀情感上的感嘆被很好地包裹埋藏,取而代之的是客觀數據和不講人情的真相。

天津早期DNA檢驗

DNA檢驗技術自1989年開展以來,逐漸被認識和應用,1991年天津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法醫室DNA組受理的案件只有3起,主要是親子鑒定類案件。

生物物證檢驗室朱巍介紹說:“當時還沒有建庫,做DNA比對需要的樣本量很大,而且需要將兩個樣本做同期檢驗,完全靠人工。”

天津是國內最早開展DNA數據庫建設的DNA實驗室之一,比中率一直在全國名列前茅,在案件的偵破中發揮了顯著的作用。

文檢——最是體現人情冷暖

談到經濟發展給刑事科學技術帶來的變革時,文件檢驗室的趙元翔非常自豪地說:“文件檢驗技術的發展與國家經濟發展是最為密切相關的。”20年前,從中國刑警學院文檢專業畢業的他,干過很多警種,最后回到專業上來時,對文檢檢驗工作已有了更為“接地氣”的理解。

他回憶道,以前做文檢工作,因為檢材大多是手寫的,工具只有一支筆、一桿尺和一個放大鏡。而隨著經濟發展,噴墨打印機、復印機、消退筆、電子簽名章等新興產品出現,倒逼著檢驗技術的革新,檢驗設備也隨之升級迭代。

在多年的文檢工作中,趙元翔感觸最深的是“文件檢驗最是能體現人情冷暖。”事情,還要從那一年一家人的遺囑糾紛說起。兄弟姊妹幾人,每人手中都有一份遺囑,都說是老頭親筆寫的,鬧得不可開交。而他們的父親卻并沒有過世,也不承認自己寫過這些遺囑。辦案民警一籌莫展,沒辦法,只能將這些遺囑送到趙元翔這里。仔細比對后,趙元翔認定系同一人筆跡,也就是說,這幾份遺囑,皆由這位父親親筆書寫。后經過溝通,趙警官心里也就明白了幾分,如果不是萬般無奈,這位老父親怎么會給每家都寫一份遺囑呢?

人情的冷暖、人性的另一面就在這一份份無聲的檢材中慢慢浮現,似濃霧般罩在這些技術警察的心口上,壓的人透不過氣。

電子證據與視頻偵查——科技興警戰略下的公安工作信息化、智能化、現代化

2009年1月,電子證據檢驗室正式開展電子證據檢驗鑒定工作。范瑋介紹說:“剛建起來的那一年,一共才受理16起刑事案件,到現在一天就10多起。”

隨著電信網絡詐騙的猖獗,電子證據檢驗室的工作地點也從辦公室延伸到了國外,2016年,檢驗室的青年民警莊辰前往老撾,展開了為期十多天的跨境偵查工作。

隨著新時代科技興警的全速前進,天津公安也在不斷地進行著科技創新和信息化應用實踐。視頻資料檢驗室呂游深有體會,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通過最新的查詢技術,呂游已經率隊連破幾百起積案了。

每個法醫的靈魂里,都住著一個刑警。而在呂游這個老刑警的知識儲備里,法醫學知識卻也占著很大比重。2017年初秋,西青區某條街的便道上,一男子被拋尸在此,身上沒有任何身份信息,如何快速確定尸源,成了擺在現場所有人面前的難題。呂游運用法醫學知識、數字圖像處理技術以及公安部最新人工智能平臺加大數據查詢手段,在尸僵極其嚴重的情況下,對該男尸的頭像照片進行了圖像處理,20分鐘后當即確定了遇害人的身份。這也是天津第一起對尸體成功進行人臉識別的案例。

可見,偌大的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里面分門別類設置了十幾個大大小小的業務科室,而對于一名優秀的技術警察而言,這些知識都是相通的。

70年彈指一揮間,在與刑事犯罪的較量中,天津刑事科學技術的革新腳步從未停止過。隨著刑事技術、大數據等科技手段越來越先進,正義和真相有可能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相關報道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依法對馮全兵決定逮捕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馮全兵作出逮捕決定。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暖心!他決定撤訴,只因被告是武漢的企業:抗...

2月10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海事法院的法官劉喬發接到一名原告打來的電話,電話那端是來自廣西百色的許某。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疫情面前,我們并肩戰斗也是一種浪漫

在疫情面前,夫妻二人用最美逆行守護著萬家團圓。

2019年时时彩20分钟开一期吗 股票新股申购规则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原千岁全集磁力下载 河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学生如何网上赚零花 宝博游戏v1.1.2安卓版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内蒙古十一选五 加拿大28幸运99预测 四肖选一肖一肖选一码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 泷川花音紫色上衣 公司发行股票的目的 闲来广东麻将 推倒胡 北京快乐8奇偶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